橙澄子

我们离爱情原来那么近(三)

         主CP张佳乐×邹远  隐藏CP双花,昊远。所有OOC归我,本文又叫《几个感情白痴玩暗恋》
*

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是平安夜,游戏里有活动,热热闹闹的。一天的活动下来,邹远觉得有点累,看看时间,悄悄的摸出训练室,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上,等着跨圣诞。
         这时,突然一个人从后面拍了拍他,吓得邹远睁大了眼睛,一转头看到张佳乐的眼睛,忽然就怔住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这样的一个晚上,张佳乐拉着邹远的手,在平安夜街头,在手牵手的情侣中间穿梭。张佳乐告诉邹远他也是出来跨圣诞的,然后拉着邹远往和训练室相反的方向走。邹远只好跟着他。
          当邹远和张佳乐拿着刚拍完的大头贴一起从大头贴店里出来。谁也没有提最近的不开心,没有提那次崩溃的哭泣,两人默契的享受着这平安夜的夜晚。
          前方那栋大楼顶的大钟刚好敲了十二下。广场上数钟声的年轻男女们都欢呼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 张佳乐牵着邹远走过拥挤的人潮,不时回过头和邹远说话,侧脸看邹远,把嘴巴凑到邹远耳边小声笑着问:“耶稣诞生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呢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不知道为什么,每当张佳乐靠近邹远的时候他都会莫名其妙的觉得心跳的很快。他斜着眼睛清清浅浅的看人一眼,然后垂下眼睫兀自微笑的样子,好看的别有风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张佳乐身上有一种清朗的气质,像孩子一样纯真,又有少年式的勇敢和坚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张佳乐是邹远梦想成为的男生的样子,他是他永远无法企及的梦想。
          那天他们两个回到训练营时,已经快一点了,训练室宿舍的大门已经关了,经过思考,张佳乐的宿舍在一楼,果断翻窗。
         两个人就这么挤在一张床上。邹远觉得心跳有点失常,借着窗户里透出的光悄悄打量着张佳乐的卧室。
         卧室很整齐,很干净,只有一个衣柜,一张桌子,一张床。桌子上有一台电脑,一摞资料,一盆花。房间里有淡淡的甜味,淡粉色的窗帘被风吹的飘飘荡荡。虽然当时已经很晚了,但邹远一点睡意都没有,但又怕吵到张佳乐,翻身的时候格外轻手轻脚。
         邹远侧过身体换个姿势睡觉,却忽然被张佳乐从身后抱住,他的手臂轻巧的缓慢的收紧,然后把脸埋进邹远背后散落的发间。
         张佳乐的身体,柔软的像波浪一样,温柔的熨贴着邹远的脊背,他修长洁白的手臂环在邹远的腰际,邹远的鼻息间都是张佳乐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沐浴露的馨香。
        邹远的心忽然乱了跳动的节奏,怦怦怦怦,像失控的小鹿。
        张佳乐的嘴唇近的几乎就贴在邹远的耳边,他的声音在黑暗中听起来有一种刻意掩饰之后显得轻薄的绝望忧伤。
          他说:“小弹药专家,你爱过一个你不能爱的人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邹远有些愣,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,四周安静的可以听见两个人的呼吸声。
          之后张佳乐沉默良久才又轻轻的说:“我觉得我有病……我明明觉得我不可能喜欢那个人,可是我就是放不下。我看着他,和他在一起,笑也好,哭也好,但都特别踏实。感觉在他身边,干什么都可以。只要他一消失,我就觉得慌乱,感觉心里没底觉得害怕。”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邹远回过身,小心翼翼抱住张佳乐,他说:“能被张佳乐前辈喜欢的人,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了……他是个怎么样的人呢?”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张佳乐的声音在夜色里轻忽飘渺的像一缕细细的清香,抓不着痕迹,没有波澜,但就是可以抓住人的全部注意力,随着他的讲述中的欢喜而欢喜,悲伤而悲伤。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