橙澄子

我们离爱情原来那么近(二)

        夏休期过得平淡无奇,战队倒是一起出去玩过几次,但都没有闹出什么幺蛾子。
        夏休期结束,邹远又一次回到战队开始了每天的训练。日子也过得很平淡,很规律。
        除了和唐昊在一起时会搞出一些事来,他们一起偷过经理室窗外的桃子,一起放过看门大叔的自行车的车胎气,打闹时不小心打碎过孙哲平宿舍的窗户,结果被孙队长拎出去一通教训。
         当然,这些都不值得一提,你或我都应该在那个年少轻狂的年纪干过。
         可是转变,出现在百花战队打的第四场职业联赛。
         邹远坐在训练室的大屏幕前,已经细心的发现落花狼藉的操作有点跟不上百花缭乱的操作,会出现细微的空当。
         邹远研究繁花血景很久了,又加上特别特别喜欢张佳乐,有意研究过百花式打法,所以现在很肯定自己的发现不是子虚乌有的。
         邹远有点担心,他不知道孙哲平怎么了,但他天生比较谨慎,所以有不详的预感。这种不详一直在邹远的心中缭绕,让他很不安。
         这样的不安直到第五赛季过半时,彻底被证实。其实孙哲平一直一直很努力的去掩盖这种事情。但纸终究包不住火……
         张佳乐发现孙哲平的手受伤时的那个下午,一言不发的砸了训练室里很多东西,双手紧紧握住孙哲平受伤的手,一遍遍的问:“什么时候的事。”孙哲平只是一遍遍的说:“我以为可以撑完这个赛季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训练室里的其他选手躲在门外,小心翼翼听着门内的动静,大气也不敢出。邹远从门缝看到,张佳乐浑身生气的直发抖,头发散乱,红着眼睛瞪着孙哲平,而孙哲平,紧抿这嘴,眼睛一直没有看着张佳乐。
         邹远很担心张佳乐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,但是张佳乐只是定定的望了孙哲平一会后,撒开孙哲平的手,冲出训练室,大步流星的走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邹远他们这才磨磨蹭蹭走进去,一句话也不说的收拾训练室。
          邹远听到孙哲平叹了一口气,说:“我对不起他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但对不起终究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孙哲平最终是在寒假开始前宣布退役,原因就是因为手受伤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当天的发布会张佳乐并没有去,只是孙哲平一个人。邹远知道,当天下午,张佳乐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,谁去都不搭理。
          那时的百花战队已经闯入了季后赛,所有主力队员都在努力备战,现在闹出这么个事,大家都心慌慌的。
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张佳乐出现在训练室的时候,脸色白的近乎透明,那双一直闪光的眼睛也变得空洞,无神。走路似乎都是在飘,整个人憔悴的仿佛只要轻轻一碰,就会碎成千百块。
         孙哲平走的那天,张佳乐就一直默默跟在孙哲平身后,什么话也不说,一直目送他上了车,又望着车扬尘而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 邹远由于不放心,一直跟在张佳乐身后。
          他听见张佳乐开始笑,但渐渐地声音越来越低,笑声也越来越怪异,后来渐渐变成呜噎的声音。他一下子蹲下去,然后抱着膝盖开始崩溃的哭泣。
         张佳乐的哭声在空荡的马路上回荡,空空的,被冬季的风吹的飘来荡去,那么的孤单那么的无助那么的脆弱那么的绝望,听了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。
        他边哭边大喊:“大孙!大孙!孙哲平!”
        那一刻,邹远忽然很想自己就是孙哲平,可以擦干他的眼泪,把他抱在胸口,让他不要难过,可以陪着张佳乐一直打荣耀……
        邹远从刚才起就一直没有说话,背光站在张佳乐身后,整个人只剩下一个黑色的剪影,而张佳乐的脆弱则在那一刻完完全全赤裸裸的暴露在他面前。

角落里的深夜冷CP党,一切OOC归我,私设如山吧……第一次写连载,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请一定提出,一定会改!鞠躬~~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