橙澄子

QAQ

更新了一下我的lofter,然后发现草稿没了,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悲痛到哭都哭不出来

最近的摸鱼

P1、2。 二狗小天使
P3。 青玄小天使
P4。 执念小天……呸…表情包

(乐远)记忆

·ooc到天际
·私设
·奶奶~~您的文更新了~
·一如既往打call:他们有辣~么~辣~么~可爱
·我可以拖到天荒地老*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张佳乐醒来了,他看到一个穿着黑色卫衣,戴着卫衣帽子的男孩,正弯腰看着他,看到他突然睁开眼睛,明显被吓了一跳,有点紧张的向他伸出右手,声音小小的说:“那个……试一下能站起来嘛。”
 
         张佳乐拉住男孩的手站了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灰,说:“谢谢啊。”然后他转过身,然后,就愣住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 那个男孩看到张佳乐的反应,把自己也吓住了,手忙脚乱的说:“那个,不要害怕,我知道你很震撼,也很不习惯,但……但……但你真的死了!”

        没错,张佳乐一转身,就看到自己躺在地上,明显是被高空坠物砸中了……现在警察正在清理现场,救护车上正下来医生搬运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也就是说,我……死了?”张佳乐声音带颤,“那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少年点了点头:“应该就是你想的了,我是死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张佳乐觉得自己这几年建立的科学观碎的连渣都不剩了,继续难以置信的问:“那我接下来是要去地狱吗?那里是不是有看门的三头犬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少年轻笑了一声:“那个嘛,你不是要去地狱,而是要去中转站决定你去地狱还是天堂,我只是一个引路人而已,而且我们用的是面部识别系统,才没有那么落后呢。你还要问什么嘛,问完了我们就快走吧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们边走边问吧。”     张佳乐果断选择接受这个设定,既来之,则安之,反正死了。跟着少年向着自己倒下的地方的反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 走着走着,张佳乐感觉眼前一花, 看到面前已经变成了大大的玻璃推拉门,脚下是大理石铺成的地面,四周还有一些穿着黑色连帽衫的死神进出。

         少年一边推开门,一边说:“好啦,我们到中转站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等等等等,就我感觉那里不对嘛!发生了什么?这不科学。”张佳乐震惊脸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拜托,你所经历的这一切,都不科学好吧。”少年无奈的回答,“你这样我也不好回答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张佳乐懵逼的点了点头,跟着少年走了进去,看到里面是一个个大大的玻璃隔间,有的里头有人,有的里头没人,有人的里头,里面的人似乎经历着什么,有的开心,有的悲伤,有的一脸惊恐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个叫回忆舱,我们会抽取5段你珍贵的记忆,在里面进行回放,根据这5段记忆打分,判定你是应该上天堂还是下地狱。”少年似乎看到张佳乐很好奇的样子,开口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他们怎么看着那么激动,不就是回忆嘛。”张佳乐指着一个正趴在玻璃壁上大哭的人说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为了增强体验感,回忆舱的设计理念就是身临其境,用一点点魔法,再一次重现场景,不过你这一次是旁观者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增强体验感啊……很迷好吧!”张佳乐觉得现在的死神行业也太牛逼了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回忆舱里面的人看不见外面,所以他们在回忆时是完全沉浸其中的。我们看到是所谓的路人视角。”少年继续解释到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路人视角啊……”张佳乐觉得槽点太多,无从下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这时少年停住了脚步,张佳乐看了看,发现已经来到了一个空着的回忆舱门前,门前是一个类似于控制台一样的东西,少年按了一个按钮,控制台上蓝光一闪,响起了机械音:“死神520号,确认识别,开启回忆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舱门打开,张佳乐跟着少年走进去,边走边说:“520号?好可爱的数字啊!”

        少年有点无奈:“我其实不喜欢这个编号,每天被一台机器表白,内心还是很微妙的。你能懂嘛……”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尽力懂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这时张佳乐才发现,舱里除了看不见外面,还隔绝了一切声音,而且似乎里面要比从外面看到的大的多,一阵感叹:“那什么,你们还缺死神嘛,你看我怎么样?你们着也太牛逼了吧!!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死神可不是你想当就能当的。”少年笑到,边走向房间的一个角落,那里的墙壁上有一个类似于控制面板一样的东西。在上面按了几下。对张佳乐说:“好了,做好准备,要开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等等!太快了吧!没有新手指南嘛?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没有,我给你语言指导。”少年冷漠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你还在啊,这是隐私好吧,死神也要看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不看怎么给你打分啊……而且也要防止特殊情况啊,比如你情绪失控什么的。你事好多哦。”少年更加冷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哦,那你要怎么给我指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张佳乐说话的同时,回忆舱里的场景慢慢发生了变化,先是变灰,然后慢慢亮了起来,眼前是一个报刊亭,在香樟树洒下的影子里安静的立着,一个穿着天蓝色连帽衫的少年站在报刊亭之前。那是少年时的张佳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张佳乐看到这一幕,一下子安静了,看着少年买了一张《荣耀》的账号卡,一瓶可乐。转身慢慢消失在场景的尽头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根据资料显示,这是你第一次接触《荣耀》时的场景。”少年的声音响起,张佳乐回头,看见少年就站在自己身后,也注视着那个“张佳乐”消失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 张佳乐笑了笑,说:“这确实是我珍贵的记忆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第一记忆打分98分。下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诶!你们的打分标准是什么啊?”张佳乐问。

        “随缘。”少年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 张佳乐懵逼,场景跳转到了下一个,是一个网吧,那个张佳乐坐在网吧的一角,操纵着自己的游戏角色,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笑。左手在键盘上飞舞,右手时不时甩一下鼠标。屏幕里是一片技能的璀璨。突然间那个张佳乐的动作停止了

         张佳乐听见他轻轻的回答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这是你与你的搭档孙哲平相遇时的场景。第二记忆打分96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低了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少4分怕你骄傲。”少年白眼,“我还是第一次见自己的记忆也看的不认真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张佳乐满不在乎的摆摆手,说:“它们珍贵没错,可终究过去了,我也死了不是嘛,在怎么留恋也没用啊,人还是要向前看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下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张佳乐看着场景慢慢变成了比赛场,场上一片沸腾:“第七赛季总冠军!微草!!”四面的屏幕上打出微草的标志,张佳乐看见那个他站在光照不到的角落,也微笑的鼓着掌,但在转身离去时一拳狠狠砸在墙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留海遮住了那个他的表情,但张佳乐知道那个时候自己的心情,突然大喊:“不要放弃!!”

        自然,那个他是听不到的,依旧在接下来的发布会上宣布了退役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“第三记忆打分80分。”少年的声音响起,张佳乐看了看依旧站在自己身后的少年,问:“你有没有什么珍贵的记忆啊。我猜你在做死神前依旧是人对吧。我觉得你给我的感觉很熟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与你无关……”少年的语气一下变得生硬了,“下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场景慢慢变成了一个更大的颁奖台,张佳乐看见他与国家队的各位,在颁奖台上又哭又笑。

         第一届世邀赛总冠军,中国队!

        张佳乐一直看到这里,鼻子一酸,狠狠吸了两下,说:“啊……我第一次得冠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第四记忆打分99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当少年说到这里时,回忆舱突然剧烈的震动了一下,画面转成了一个雨夜的公路,张佳乐看到一辆巨大的卡车不断按着喇叭向自己冲过来,这时,一个少年从斜次里冲出来将自己推开。卡车将少年撞倒后。“吱——”的一声撞到了路边的栏杆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车胎在地上磨出黑色的痕迹,混着少年的鲜血被雨水冲刷着。

         张佳乐坐在一旁的地上,他被一系列的事情惊呆了,雨水打在他的身上,他反应过来,连忙跌跌撞撞冲向那个少年身边,将他抱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突然,他愣住了,因为,少年的脸与那个死神少年的脸,一模一样。连忙回头,发现死神少年正一步步向自己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破碎的记忆一点点慢慢拼凑,随着少年的脸一点点清晰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邹……邹远?”张佳乐微微动了动嘴唇,说出名字的一瞬间,所有事情都完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那个微微笑着,喜欢穿浅色衣服,的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还是……他的恋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邹远慢慢走到张佳乐的身边,俯身将坐在地上的张佳乐拥住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以为……我以为你已经忘掉了,忘掉我,然后好好生活,一辈子都不要想起来。”邹远的声音颤抖着,“我已经死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场景慢慢消散,张佳乐也回抱住邹远,在空旷巨大的回忆舱里,回荡着邹远的啜泣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没事的,反正我也死了,以后……我们还在一起。”张佳乐拍了拍邹远的背,从地上站起来,“让我也申请一个什么死神当当。”伸手揉了一把邹远的头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”邹远止住了哭泣,红着眼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 这时,回忆舱外传来有人敲门的声音,邹远出去
了一会儿,回来跟张佳乐说:“行了,你的回忆全部结束了,我一会带你去你应该去的地方吧。”说完拉着张佳乐的手往出走。

         张佳乐跟在邹远身后,看着他们有一次走过一个个回忆舱,走到了一个类似于镜子的东西之前,邹远轻轻松开了张佳乐的手,扬起头对他说:“其实,刚刚总管对我说,你的生命还没有结束,让我从这里将送你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不要!我要留在这里陪着你!我已经死了!”张佳乐听完一下子睁大眼睛,大声喊着。抓住邹远的手臂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还活着。你应该回到你的人生里,还有人需要你的。”邹远说完,向前一步,抓住张佳乐的衣领,仰头吻上了张佳乐的唇。

         又趁张佳乐呆住的瞬间,挣开张佳乐的手,狠狠将他推入镜内。

         张佳乐感觉自己掉入了一个漩涡,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,他听见邹远哭着大喊:“对不起,我爱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 病床上的张佳乐挣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 唇上还留着那个少年的温度。


·我已经傻掉了,写到后面根本不知道自己在xjb扯些什么,随意看吧……
(已跪好)

(杜预个人向)收敛

·看什么看!我男人!!
·ooc个人向
·论一个迷妹的滤镜能有多厚
·就一个没有任何意义,毫无逻辑的吹
·(tag第一杜夫人宣布主权,哼)

         夏季的午夜,杜预一个人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,窗开着,没有开灯。

         双手撑在洗漱台上,杜预望着镜中模糊的自己——疲惫不堪。眼下有明显的黑眼圈,嘴角紧抿,汗水浸湿了衬衣,显露出腰肢的线条。

         毫无疑问,杜预是好看的,不是那种女气的好看,杜预更像是19世纪末的意大利,系着黑色领结,西装妥贴,神色优雅的绅士。

        俗话说 “色字头上一把刀”,杜预的的眉眼的确如同折刀,虽平时戴着眼镜,不大显露出来,但当他摘下眼镜,就在这样的午夜点起一支烟时,便平添了几分冷然。

         稳重而不失疯狂。

        这是我对杜预的第一印象,岁月并没有打磨掉他的棱角,而是将他打磨成一把寒光一闪便收入鞘中的刀,岁月只是教会了他如何收敛自己的血性。

         不自觉会去想,杜预学法可能也是因为自己体内犯罪因子的躁动,他内心渴望犯罪,渴望疯狂,渴望黑夜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斯文败类。

        这是我对杜预的第二印象,那种戴着金边眼镜,眼里压抑不住占有欲的形象,虽然感觉这么说确实带了很重的个人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 用玫瑰将自己心爱的人引入深渊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一直认为杜预是那种很喜欢丝绒质感的人,会对一把线条流畅的银制匕首产生xing冲动。杜预的色情,与暴力有关。

         但正如前面说的,他能很好的收敛自己的欲望。在外人眼里依旧是那个微笑如春风的,业绩优异的杜律师。

         回到黑夜,摘掉伪装的面具,黑丝绒地毯,玫瑰与红酒,匕首与鲜血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那个绅士变成了吸血鬼伯爵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小姐们要小心啊!

(全员向)js推理社

·全员向,微cp
·高中生设定(看了tag里大佬的文……突然想写)
·大概是个连载?(这篇先甩设定和开头,逗逼一点,相信我,黑暗风。)

        汀棠高中里,有一个神奇的社团——js推理社。
  
        每天都有小学妹拿着入社申请站在社团门前,脸蛋红扑扑的等着申请入社。

        你问为什么?废话,社员长得帅呗。

        社长高健,高二,著名校霸,学习牛逼品行不端,染一头黄毛,抽的一手好烟,耍的一手好管制()刀具,用小姑娘的话说:痞帅痞帅的~好抓心~~~~~

        副社长杜预,高三,常年学校正装,常年年级第一,斯文禁欲,当年一组摘下眼镜松领带的动图,刷爆学校官网,戳爆少女情怀。

        三把手楚门,高二,全校唯一一个在校服外套白大褂的人,电波神经,脑回路轻奇,成天沉迷钻研稀奇古怪的东西,颓废却被小姑娘说成慵懒。

        之外还有高三的人称刘瞎子和高二的人称蛊先生的校园神秘人物,据说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真实姓名与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 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,js推理社的各位坐在社团活动室,杜预将一叠入社申请甩到高健面前:“女生比例又多了10%,我们这是推理社对吧?还有,把你的腿从桌子上拿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牛郎社也说不定啊……”楚门趴在桌子上瞟了一眼悠悠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 高健漫不经心的翻看着入社申请,腿依旧搭在桌子上,“让我看看看小姑娘们都写的什么,emmm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杜预~我想给你生猴子~~”突然高健嗲着嗓子说了一声,硬生生把刚进门的刘瞎子又吓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 这刚退了两步,就撞上了一个急匆匆跑过来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哎呦!”身影跌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刘瞎子推了推眼镜眯着眼一看(对,我这里设定刘瞎子不是瞎而是高度近视,眼镜度数还不对。)是一个不认识的女同学。连忙把人家扶起来,问:“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谁知女同学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,激动的喊:“你们!你们这里是可以委托任务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……是的……”刘瞎子有点方,“那个,进去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女生点点头,松开刘瞎子,紧紧跟在他的身后紧到了社团活动室,刚进去就听到一个声音说:“哟,老刘可以啊,哪里勾搭的小学妹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刘瞎子白了高健一眼:“滚!人家是来委托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委托?”杜预说着拉过一把椅子示意女生先坐下,“说一下想委托什么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女生慌慌张张坐在椅子上,双手紧紧攥着校服一角,看了看四周,缓缓开口:

        “我叫夏晴之……高一住校,我想说的是我的室友……她叫禄凤,我和她因为入校迟,所以宿舍只有我们两个人,最近,我发现她变得很奇怪。”夏晴之说完深深埋下了头。

        杜预听到这里看了看其他人,发现高健依旧漫不经心的盯着一处发呆,楚门趴在桌子上似乎快睡着了,只有刘瞎子还算认真在听,内心叹了口气。对女孩说:“你那个室友,禄凤是吧,平时是个什么样的人?最近怎么奇怪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 夏晴之看了杜预一眼,又慢慢说:“她平时就不爱说话,很阴沉,但很遵守学校的规矩,只是最近我发现她常常半夜一个人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会不会只是去见男朋友?”杜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刚开始我也这么认为,因为这样的女生还是很多的,后来想想不对,谁家半夜3点去见男朋友啊,人鬼情未了嘛?”夏晴之反驳,“可就在一周前,我刚起床,就发现禄凤的床上直直插着一把水果刀,刀上似乎粘着血液,而禄凤坐在宿舍正中间,面朝门就那样睡着。宿舍的窗户大开,挂着一条红裙子。”夏晴之说完身体开始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 杜预看到,楚门抬起了头,高健眼睛一下子亮了,走到夏晴之身边问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    “然后,我连睡衣都没换就跑去宿管那里,可当我带着宿管到宿舍时,我发现宿舍一切都回复了原样,禄凤睡在自己的床上,什么都没发生一样。” 夏晴之继续说,“宿管说我一定是做噩梦了。我当就没在意了,可最近女生宿舍发生了许多奇怪的事情,例如有人的宿舍门口出现了死猫,有人晾的被单上被泼上像血一样的红颜料,好多宿舍莫名其妙丢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明明已经发生了这么多事,为什么我们没有听说?按理这种灵异事件在学校的传播速度是最快的。”高健继续问夏晴之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这也是我害怕的地方,明明奇怪的事那么多,第二天大家就好像全部忘掉了一样。为什么?为什么我会记得?我好害怕。”夏晴之边说边拿手捂住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会不会是一种集体催眠啊。”楚门这时开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太可能,男女宿舍格局差不多,按男生的话,各个宿舍之间有一定距离,不可能整个宿舍楼催眠,只能一个宿舍一个宿舍来,而且男生晚上睡觉都锁门,别说女生了。你也说过,催眠要听到,看到或接触到。门紧闭着,怎么催眠?敲门声吗?”高健反驳。

         楚门又蔫蔫的趴下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有听到过敲门声……”夏晴之突然弱弱的说,“由远及近,一个宿舍似乎只敲一下。但不是禄凤,那时候她还在宿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楚门又慢慢直起身。“集体催眠是不可能的!”杜预又把楚门按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大概什么时候?晚上几点?”楚门坚强的问道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凌晨2点左右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高健突然开口:“等等,为什么你会知道的那么清楚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废话,那种情况谁敢睡啊……你看小姑娘的黑眼圈。”不等夏晴之回答,刘瞎子就抢着开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不是高度近视吗?怎么看那么清楚,看上人家小姑娘了?”高健冲刘瞎子一挑眉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滚滚滚滚滚!”刘瞎子冲高健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 高健起身拍了拍夏晴之的肩膀,说:“行吧,你的委托我们接了,你先回去吧,我们再商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送走夏晴之之后,高健说:“我们应该从那把刀入手,先弄清楚夏晴之说的血是什么,首先,我是不会相信有鬼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楚门举手:“各位盲生,我发现了一个华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们如何在女生宿舍光明正大展开调查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
·下一章铁队上线。
·(禄凤领便当你们不会介意吧?抱头逃走。)
·一个智商-250的人试图写推理,逻辑什么的……emmmm……大家开心就好!对吧

第493章

辣个有起床气的楚门!可爱死了!

草稿一般的勾线……凑活看看就好了……

溶于江水


其实,我知道那天我要死在禄兴手里……
只是
也许,没有只是……



因为,在他眼里,我们什么也不是啊
一切,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



@八月流火 教你一课,永远不要相信我的甜,除非它真的发出来,哼哼哼哼

深层梦境

那什么,忘了是谁说的了……

绘画过程,只是不想勾线上色了……懒(瘫)


下来画新沪高中,要过程嘛,诶嘿

樱子的梦


月亮说这欢迎回来
那个没有嘴的兔子玩偶
又在唱着童谣了呢
路好像永远走不完
房屋歪七扭八
小小的梦魇又出现在脚下



一直觉得樱子的梦应该很黑童话,画不出来啊……

来自一个明天就要考试但还在浪的人的哀嚎

鲜花配美人



小美人儿~~正值春光明媚,要不要与我一起赏花啊~~
(被打死)

@八月流火 大佬的人设!超好看!我吹爆!



第一次意识到滤镜的好处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