橙澄子

我们离爱情原来那么近(六)

*拖更了很抱歉,开学超忙(座下势)       
*ooc,ooc,ooc
*我又来安利冷CP了
*主线张佳乐×邹远,略双花,昊远。
*时间线有点混乱,有错请一定指出(鞠躬)
*传统打CALL,小远好可爱!!唐昊好萌!!乐乐辛苦惹!!!!

         邹远一直一直追问唐昊那个天下无双是谁呢,唐昊就是不答。他只是说,那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,你会喜欢的。
        当后来的后来,后来到他们已经分在两个战队了时候,邹远才知道的,唐昊心中的那个天下无双是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那感觉,就好像一直以为放在玻璃瓶里的透明液体是矿泉水,可是有一天打开来喝的时候却忽然发现,原来是一瓶茅台酒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那是太久以后的事情了。
        如今的夜晚,邹远安安静静跟在唐昊身后,晚风吹的唐昊身上的白T鼓鼓的,邹远突然想起了那个夜晚,张佳乐的手环着自己,他感受到了一种孤独,而唐昊身上所没有的那种孤独。
        也许唐昊也是会孤独的吧,可是他连孤独都像阳光一样,是明亮的,是暖的,可是张佳乐身上的孤独感却透着一股凉意,像午夜的月光一样,皎洁的让人不忍直视。
         不知道为什么,想到这一点,邹远的心忽然就痛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 他看到走的快的唐昊回过头来,冲自己露出一个无比巨大又明亮的笑容,挥了挥手催促自己走快一点。
          那一刻邹远觉得,能认识唐昊,是一件很好很好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   当他们回到百花的时候,已经有点晚了,张佳乐站在百花战队的门口,看到他们两个慢悠悠的出现,大喊:“还有1分钟关门,在这之前回不来就给我去睡大马路!”
         唐昊目估了一下距离,说了句:“不好,快跑!”拉起邹远的手就往战队大门跑,一边跑一边喊:“又不是大学,为什么还有门禁啊,通融一下嘛,乐哥。”邹远被唐昊拽着跑,听到他一嗓子乐哥,差点笑趴下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不要脸的。”张佳乐看他们跑过来了,小声嘟囔了句,嘱咐门卫大爷把门关上,看好,以后见到这俩回来晚,一律撂到大马路上。
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训练照旧,但大家都能感受到明显的压力。
        这个寒假百花战队没有人回家,大家似乎都在孙哲平队长走后憋足了一股劲往前冲。
         一只冲到了总决赛,然后绊倒了。
         第五赛季,百花败给微草,夺得亚军。

(孙远)巴洛克式恋爱

*扛起冷CP的大旗
*ooc预警
*私设,催更产物
*三流画家×流浪歌手
*继续打call,远远可棒了,大孙可苏了~~~

      这座城市里刚刚下完一场雨,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特殊的腐烂的气息与腥味。
        远处的灯火阑珊叫嚣着夜生活的糜烂,愈发的衬得这条路破旧无比,远处的路灯有气无力的闪着光,橘红色的灯光苟延残喘的在黑暗中游荡,最终被黑暗吞噬。
        孙哲平一脚踩进了一个水坑,皱着眉甩甩靴子上的泥水,点上一支烟,拐进了一个更加昏暗破旧的小巷。
        烟被夹在手指间孙哲平并不急着抽,便弹烟灰便任它自燃,偶尔吸一口,看着那一点红在黑暗中一闪一闪。
        忽然,孙哲平看见不远处,那盏早就不亮了的路灯下似乎有一团什么东西。是谁又把垃圾扔这里了吗?孙哲平想。走近一看,忍不住挑了挑眉。
        路灯下赫然缩着一个少年,17,8岁的样子,头发被刚刚那场雨打湿,薄薄的贴在头上,还挂着几颗水珠,身上的白T也湿的变成了半透明的,牛仔裤脚上沾满了泥巴,板鞋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。少年的身边斜斜的靠着一把吉他,拉链上挂着一朵小花的吊坠。
        明明已经糟糕成这样了,少年似乎毫不介意,就倚着路灯杆睡着,竟生出几份安详。
        孙哲平盯着少年看了一会,将自己的大衣脱下来披到少年身上,又从钱包里掏出几张钱塞进大衣的口袋里,就径直离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像那种言情小说里将少年带回家的场景,孙哲平想都没有想过。自己不过是一个三流画家,靠自己画画得的钱过活,家里本就地儿不大,再带个人回去可够呛。他可不想惹这个麻烦。
        但命运就是这么操蛋,孙哲平又一次见到了他口中的麻烦。
        那天孙哲平开着他那辆不知是几手的JEEP车往大海那边开。就看见路边有一群人围着什么,下车一看,就看见那个少年低着头,一个中年大叔正大声呵斥着他。少年身上还穿着他的那件大衣,明显的不和身,身后还背着那把吉他,小花在拉链上随着少年鞠躬道歉的动作一晃一晃。
        那个中年似乎并不想放少年走,骂的越来越起劲,用手指粗暴的戳着少年的额头。
        这个恶心的城市,孙哲平想。
        拨开围观的人群,走到中间,揪住少年的领子,将少年一把拉入自己的怀里,搂住少年的脖子将他护住。少年挣扎了两下,发现无济于事便放弃了。
        孙哲平皱着眉望向那个中年男人,语气不爽的问:“我弟弟怎么招你惹你了。”中年男人似乎有点被孙哲平的气势和身高吓到,但依旧嘴硬的说:“他在我店门口卖唱,影响了我生意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噢,是吗?那我看你这么一闹你的店生意似乎‘更好’了呢,说吧,到底该咋办。”孙哲平勾着嘴角调戏的看着那个中年男人。
        怀里的少年似乎更不安了,又开始挣扎,孙哲平附身在少年耳边吹了口气,明显感觉怀里人一震才说:“别怕。”
        那中年男人梗了梗脖子,说:“赔钱。”
        也不过如此,孙哲平想。
        将钱包甩到拿个中年男人的脸上,也不管中年男人的骂声,就揽着少年的肩就将他带出层层人群,带上自己的车。
        少年坐在后座上,像一只受惊的小鹿,大大的眼睛湿漉漉的,似乎要哭了。孙哲平一边挂档一边说:“先声明,我不是什么坏人,而且我不喜欢男生哭。”但抬眼看见少年越来越红的眼眶,叹了口气。
        好不容易等少年冷静下来,孙哲平才继续说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        “邹远。”少年声音细细的回答。“噢,我叫孙哲平。”之后一路无话。孙哲平从倒后镜中看到邹远裹着自己的大衣睡着了。
        当孙哲平把车停在海岸线的时候,邹远才醒过来,又一次开口:“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
        “为了拿回我的大衣。”孙哲平锁上车门,从后备箱拿出画板背上,拉起邹远的手,带着他在海边漫无目的的走。
        “是你?”邹远吃惊的微微睁大眼睛,随即又马上鞠了一躬,“当时真的非常感谢你。”说完马上脱下大衣将它交还到孙哲平手中。
        孙哲平伸手掏了掏衣兜,疑惑的说:“你没有用里面的钱?”邹远仰头看着孙哲平说:“我以为你只是想给我件衣服,不知道里头有钱。”
        孙哲平扬了扬嘴角,转移了话题:“你知道为什么要来海边吗?我本来只是想在这里画画,但我发现你很像《海的女儿》哑巴公主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就是那个因爱变成泡沫的小美人鱼对吧?”
        孙哲平笑了笑,找了块礁石坐下,在画板上一笔一笔的勾勒大海的轮廓。孙哲平喜欢用2B以上的软铅笔画画,画所触及的美和所臆想的美。笔了了的在纸上划动,一支墨绿色的笔,一点光润的尖,那俨然是在舞蹈,在一纸空白之上旋转,跳跃,时而欢愉如天使,时而寂静如止水。每一个线条都好似叫嚷着,挤闹着,呼之欲出。
        邹远坐在孙哲平旁边安静的看着,直到看到他停笔才说:“真漂亮呢,你是个画家吗?”孙哲平从兜里掏出烟点上,深深的吸了一口,说:“没什么名气的三流画家,潦倒到自己都快养不活。”
        邹远听了这话有些着急:“那你刚刚还替我交罚款?”孙哲平淡淡的笑了笑,说:“呵,没什么,里头也没几张钱,两幅画的事。看看?”伸手从画板上将自己画的画取下来,递给邹远。
        邹远仔细的看着画,说:“太不公平了,你画的很好啊!”孙哲平吸了口烟:“喜欢就拿去吧,反正卖不了多少钱。”刚说完就听见邹远说:“不可以灰心噢,无论是遇到多大的挫折,自己所热爱的都不可以轻言放弃。”
        孙哲平伸手揉了一把邹远的头,问道:“你呢?”邹远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:“我想唱歌,当一个四处流浪的歌者,唱自己喜欢的歌。”
        孙哲平看着邹远的笑容,想起了自己少年时也因为想画画和家人闹崩,一个人背着包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始自己的梦想。
        邹远似乎又在说些什么,但孙哲平没有再去认真听了,望着远处缓缓摇动的海平面,香烟不知何时已经燃尽,孙哲平将烟蒂丢掉,收拾东西准备离开,一阵海风吹来,将画板上的几张画纸吹向了远方。
        回去的路上,邹远又一次缩在车里睡着了,孙哲平看着他那安静的睡颜,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夜晚,少年也是这样安详的睡着,似乎相信不会有人伤害他。
        疯玩的累了就睡过去,只是个小孩嘛,也许正因为如此,才能义无反顾的踏上旅途吧,如同童话中的小美人鱼,义无反顾踏上寻找自己梦想的道路。
        他在做着什么样的梦呢?
        孙哲平想着,伸手戳了戳少年的脸,小声嘟哝:“喂,说句梦话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回到城市,孙哲平叫醒邹远问:“你去哪里?”“就把我放这里吧,走到哪里算哪里。”邹远说完,就打开车门下了车,向前走了几步,转身回来,敲敲孙哲平的车窗,等车窗降下来了说:“谢谢你,我也没什么可以给你的,就这个了。”说着从吉他包的拉链上取下那个小花挂坠,递给孙哲平。转身离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孙哲平坐在车里,看着邹远的背影消失在灯火阑珊中,点起一支香烟,深深地吸了一口。

(孙哲平生贺)生日快乐,我暗恋的人

*双花
*说是孙哲平生贺,主角戏份少的可怜。
*ooc
*孙哲平生日快乐!!

       张佳乐今天醒来的很早,望着窗外还有些灰蒙蒙的天。伸手摸出压在枕头下头的手机,按亮屏幕:4:32
        “早的连张新杰都没起来,不过为什么今天我会起这么早呢?”又看了一眼手机屏幕,8月17日,张佳乐沉默了……是啊,今天是他生日啊,原来我记得这么清楚啊……
        张佳乐起身穿上衣服,在手机上翻找了一遍,订了一张最早的去B市的机票,没有告诉任何人,就飞去了B市。
         当飞机飞上高空,张佳乐盯着机窗外厚重的云,觉得一瞬间所有的云都都压到了自己的胸口,沉重的让他呼吸不过来。
        一个多小时的飞机,8点30,张佳乐的脚踏到B市的土地上时,这座老城已经苏醒。
        张佳乐其实是第一次自己来这座达城市,差点就迷路了,兜兜转转了很久才坐对了正确方向的公交车,找到了义斩战队。
        张佳乐没有找孙哲平,或者说并没有试图找过孙哲平。当孙哲平就在眼前的时候,他反而不敢见他了。张佳乐不知道见面的时候说什么,他不知道如果孙哲平问自己为什么来这里时自己该怎么回答。也许一句“生日快乐”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可是张佳乐心里有鬼,因为自己喜欢的隐秘又绝望,所以这样的话,我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。可是自己又不愿意骗孙哲平,也怕自己露出马脚,所以干脆不要见。
         张佳乐在义斩附近转了很久,老旧的胡同里传来吆喝叫卖的声音,极具特色的京腔带着叫卖的艺术,拖着软软的长音。让张佳乐想起了孙哲平说话带着的淡淡的京腔。
        就这么无所事事的转到快11点,找了个蛋糕店,买了个生日蛋糕,找了张贺卡,在上头写上:“生日快乐——一个你的暗恋者。”
        把自己捂严实了,转到义斩战队的大门口,把蛋糕交给门卫,声称自己是孙哲平的粉丝,送他生日礼物,大概是因为今天收到的礼物太多了,门卫也习以为常,收下说自己会转交。
        张佳乐点点头,转身便离开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回到霸图已经是下午了,无疑要面对韩文清的钱包脸和张新杰的眼镜反光。
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当张佳乐因为翘了训练而疯狂加训时,收到了一条短信:我的暗恋者,你不想见见我吗?     发件人:孙哲平
        张佳乐一甩手机,冲下霸图的训练楼,刚一下楼,跑出去两三步,领子就被人拽住,后背撞到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        “把你送给我当生日礼物,好不好?暗恋者~”孙哲平眼睛亮亮的看着张佳乐痞痞的笑。

(昊远)茉莉花茶

*我终于更新了
*有一个人,她半夜三更的催更,太可怕了!
*ooc
*我喜欢小远,小远可可爱了
*舌尖上的昊远第二弹(第一弹为—彩虹糖)

       擦干净一个玻璃杯,细细的放一点茉莉花茶进去,先倒一点凉水进去,再倒热水进去,看着袅袅的白烟打着旋飘上。
       小小的花瓣在水中晶莹剔透,仔细观察可以看出花瓣的纹路,茶叶舒展露出自如,看起来悠然自得。
        捧起杯子,轻轻抿一口,舌尖缠绕着淡淡的苦味,又有一缕若有若无的花香与淡淡的甜味,与苦味碰撞,交织,在口腔内肆意的扩散,最后划入嗓子,进入胃里。
        “苦与花香融合在一起,慢慢的却霸道的霸占口腔,简直让人欲罢不能!”这是邹远给唐昊安利茉莉花茶时的原句。
        唐昊对各种花茶无感,听到安利也只是在吐槽邹远的语文水平,欲罢不能是这么用的啊喂?
        唐昊又一次皱着眉拒绝了邹远推过来的茉莉花茶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他低估了邹远的执着。
        有一天,邹远神秘的走到唐昊身边,悄悄的说:“唐昊,我知道了一家特别棒的饮品店,带你去喝茉莉花茶。”说完,不等唐昊拒绝,就拖着他走了出去。
        绕过百花训练室,走过一个小巷子,在一家花店旁有一家小小的 饮品店  ——木质的大门,门框上钉着小店的名字,而且老板还在门口种了一排薰衣草。
        邹远不等唐昊吐槽:真少女!就拽着他进入店里。一进店就闻到糖浆融化后甜甜的味道混杂这水果的清甜。
        “姐姐,今天还是茉莉花茶!” 邹远笑的好看又讨喜,对吧台后头的姐姐说,一看就是熟客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的,那你的朋友呢?”说完看向唐昊,而唐昊还没有从邹远刚刚那个笑容中缓过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他也一样!”邹远抢答。
        “一样个毛!”回过神的唐昊炸毛,“我要咖啡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小孩子喝什么咖啡。”邹远嘟哝,然后朝姐姐使了个眼色,姐姐心领神会的点点头。
        几分钟后,唐昊端着一杯橙汁黑着脸坐在小店的藤椅上,心里默默骂着此时憋笑的邹远。
        下午的阳光很温暖,照的人懒洋洋的。唐昊捧着橙汁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,门牙轻轻咬着吸管,望着外面的街道发呆。
        忽然发现身旁的邹远没有动静了,转过头才发现原来邹远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唐昊看着邹远安静的睡颜,突然觉的紧张起来,赶紧偏过头,心跳慢慢乱了节奏,唐昊暗骂:“心脏你个叛徒!”但还是忍不住偷偷偏头瞄着邹远,又觉得自己像做了坏事的小孩。
        视线慢慢落到邹远喝剩半杯的茉莉花茶,心想:真的那么好喝吗?
        慢慢慢慢伸手,轻轻拿过邹远的那杯,叼着吸管尝了一口“果然好苦。”唐昊吐了吐舌头。
        等等,这算不算间接接吻啊?!脑海中突然冒出的念头把唐昊吓了一跳,连忙把这个念头甩出大脑。
        拍拍身边的邹远,说:“喂,起来啦,再不回去会被队长骂的!”
        看着邹远慢慢醒来,迷迷糊糊的看向自己,唐昊那背叛了组织的心脏又一次乱了节奏。
        “欸,唐昊,你耳朵怎么红了?对橙子过敏?”清醒过来的邹远盯着唐昊的耳朵说。
        唐昊别过头反驳:“怎……怎么可能!是天太热了,对,天太热!”
        一定是天太热了!唐昊固执的想。
        看来茉莉花茶征服果汁的一天不远了~~~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姐姐:唐昊是不是忘了我的存在?mmp老娘就想做个生意!不是看你个白痴玩暗恋的。

(邹远生贺)小暑,大暑

*小远,生日快乐!#^_^#
*迟到的生贺
*最喜欢小远了!

今天,是邹远的生日。
        午后的阳光大片大片地洒落在窗台,它们温暖而美好地存在邹远的眼前。他很喜欢这个时候,蜷缩在地毯上,透过大大的落地窗看着外面的世界。
        它们就好像是无声电影一样在上演,充满了温暖,但又有苍凉。
        邹远不知道自己这个动作僵持了多长时间,但当他准备出去走走时,全身有些酸痛。
        此时小暑刚过,大暑为至。空气中带有温热的气息穿过街道,拂过来来往往行人的肌肤,有明媚的阳光洒落在各个角落。
        流动的风拂过细嫩的树叶,湛蓝的天空里长满蘑菇似的云朵,多么可爱。阳光使邹远惰懒但并不会乏困。
        阳光的光辉将街边的花草店勾勒出唯美的轮廓,洁白的云朵在天空漂浮,伴随着从音乐店里飘出来的柔和音乐,为这条小街渲染出一种浪漫的格调。
        邹远走进常去的咖啡店,推开厚厚的玻璃门,有轻轻的音乐滑过邹远的肌肤,淡淡的咖啡香溜进鼻孔。墙角有绿色的植物躺在那里静静地呼吸,一切都彰显着幸福的时光。
        邹远走到咖啡店的留言板下,仰头望着上面一张张粉红色的便利贴,仔细阅读上面的文字。
        突然邹远发现在一片粉色中,有几张特别的,绿色的便利贴。
         邹远扬起头去看上面的字,突然他怔住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便利贴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邹远生日快乐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刘小别
生日快乐啊~远儿~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袁柏清
哼!邹远,生日快乐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孙翔
远远,生日快乐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徐景熙
远仔生日快乐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杨昊轩
生日快乐,邹远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华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每个人的字体都不一样,有的好看,有的就有点放飞自我了。但每个人写这个便利贴的日子都是前几天。
        邹远读着便利贴上一句句来自七期朋友的祝福,微微扬起嘴角,心里想:这群白痴,还记得给我过生日啊,大老远的跑来就为了这一张便利贴啊。
        这时候,一位店员走过来,问:“请问是邹远先生吗?”
        邹远点了点头后,店员递给了他一张蓝色的便利贴——那是邹远最喜欢的颜色。
        邹远看着字条上的字体,脸上又露出一个笑容。

至邹远:
        小远,因为战队的缘故,大家不可以为你过生日,只好每个人抽空来k市给你留一张便利贴,希望你可以在生日当天看见。
        祝你生日快乐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唐昊
        邹远看着看着视线慢慢被眼泪模糊,抹了一把眼泪,笑着说:“真的是一群笨蛋啊。”

我们离爱情原来那么近(五)

*OOC!OOC!
*冷CP自己产粮
*最近两章可能会刷昊远(哎呀~管他乐远昊远,反正我都喜欢啦~^W^)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唐昊看了邹远一眼,一转身,又是一个三分——可惜投偏了。球在篮筐上蹦了几蹦,掉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  那是邹远和唐昊第一次涉及到喜欢不喜欢的问题。邹远好奇的又问了一句:“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咯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哼,我才不告诉你呢。”唐昊冲邹远扮了个鬼脸,跑去捡球了。
        邹远望着唐昊的背影,望着他肩头昏暗的灯光,望着头顶深邃的黑夜,心里有一点点软,有一点点酸。
        邹远不知道为什么,他只觉得好像随着时间的慢慢过去,大家都开始慢慢的长大了,心里都有了各自不能言说的秘密。
        那时邹远悲观的觉得,时光像一片海,把大家都隔得越来越远了。
        那天晚上邹远和唐昊往宿舍走时已经很晚了,他们肩并肩走在两边种满香樟树的马路上,路灯昏暗,光影在枝桠间影影绰绰。
        邹远心里有点沉重,可是他想让自己高兴一点,看起来轻快一些,所以像个年纪很小的小朋友那样蹦蹦跳跳的走路,踩身边唐昊在地上的影子。
        唐昊不让邹远踩他的影子,他推邹远的脑袋,说邹远是二百五。唐昊那鄙视邹远智商的语气和拽拽的表情,一瞬间让邹远觉得很亲切很温暖,心里有一种很踏实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  邹远甚至有一种感觉,当所有人都在为这烦恼为那悲伤的时候,唐昊也永远是高兴的。而且他的高兴和张佳乐那种强撑的表面的高兴不同。
         他就是一道阳光,能照亮生命。
        邹远又小心翼翼的问了一遍刚才的问题:“如果有人特别喜欢你,你会不会心软呢,会不会也喜欢上他呢?”
        唐昊瞥了邹远一眼,用贱贱的语气缓缓说:“早恋,是不对的,是影响未来的,是要被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谐的。”见邹远一副很想揍他的样子,他才收敛了嘻笑的表情。
        “如果是你的话,我已经喜欢你了。”唐昊说这话的时候微微侧头看着邹远,眼神专注而真挚,那一刻,他的眼睛就像天上的星空一样璀璨美丽,但让人琢磨不透。
        邹远很想从他的脸上找出些玩笑的端倪来,可他那么认真,认真到邹远都快要相信了。邹远迟疑起来,心慌起来,支支吾吾起来的时候,唐昊忽然又一本正经的指着自己的脸很欠扁的问:“刚才的我,很深情吧?”
        邹远真想一巴掌抽飞他,说:“唐昊你怎么那么坏?我有在认真问你,你能不能认真的答我一下?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啦好啦,我认真回答……”唐昊似乎真这有认真的想邹远的问题,他把双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,走的比邹远略前一些,沉默了一会儿,说:
        “其实,还是要看是谁。如果是喜欢的人,我自然就会喜欢,可是如果真的没有感觉,那么我会感动,但是……只能对不起。我心里有我的天下无双。”
        那是邹远第一次知道原来唐昊心里有一个天下无双。他忽然发现自己和唐昊认识那么久,但似乎一直都是在嘻嘻哈哈的乱开心。
        他高兴的时候唐昊陪他,他受委屈得时候唐昊挺他,他无聊的时候唐昊逗他,可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唐昊不高兴受委屈无聊的时候。
        他从来也不知道,原来唐昊心里,还有这样一个天下无双。
        其实邹远当时有点偷偷吃味,明明自己是唐昊最好的朋友,可他却从没告诉自己这些。自己也没办法肯定说自己会喜欢唐昊的那个天下无双。
        自己也怕,有一天,唐昊就和他的天下无双逍遥快活去了……

(双花)花海·我们·远方

*有私设,OOC
*抽风产物,望勿喷
*终于给自己大本命CP码文啦~~
*乐乐好棒~~
  

         K市的春天是百花盛开的季节,张佳乐坐在阳台上,盯着外面马路上车来车往,想起了自己刚到百花时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  那时候自己才18岁,来到那个名叫K市的花城,穿着不合身的队服,在一个名叫百花的战队开始自己的梦想。
        自己在一个山花烂漫的季节悄悄跑到郊外,田野上开着大片大片的油菜花,色彩迷乱了人的眼睛,在阳光下开的积极向上,一点也不做作。自己站在花海里。
        身旁是及腰的油菜花,金灿灿的,仰着千千万万张细小娇艳的笑脸,透明的温暖的阳光落了自己满身。四周静极了,只有自己耳边飞过的小蜜蜂嗡嗡嗡的叫声,还有远处马路上传来的汽车马达的声音——这越发显得自己这边的寂静。
        可真静啊……可真,寂寞啊……
        那时十八岁的自己,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寂寞。寂寞原来那么可怕,即使周围的环境那么温暖,可是心却仍觉得空旷,好像有阴冷的风吹来吹去。而且寂寞真的是一件可耻的事情。自己觉得自己当时真羞耻,自己为什么总是一个人,没有人在意没有人关注。
         孙哲平就在是在自己胡思乱想的时候出现的。他站在自己身后,忽然大叫一声,把自己狠狠吓了一跳。而他就站在那里,冲自己春暖花开的微笑。
        自己回过头,看到站在阳光下,站在油菜花田中的孙哲平,笑容闪亮的像钻石一样。自己一点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身后的。他就好像是忽然从天而降,带着足够温暖自己照耀自己的光芒。
        孙哲平忽然直直的望着自己说:“别动。”
        自己僵在那里,看着孙哲平的脸慢慢的靠近,他的手伸过来轻轻的落在自己的头发上,他眼神专注的望着他落在自己头发上的手,而自己的眼神则在一瞬间望着他好看的眼睛和浓密纤长的睫毛。
         孙哲平帮自己捉掉落在自己发间的一只小虫子,可是自己却在刹那的凝视和靠近中,动了心,所有的感觉都在那瞬间升华成在自己心头萌动的小小的爱慕。
        那是春日的黄昏,夕阳软的像是一颗融化了的软糖,看不出它原来的模样,只是漫天漫天都是橘粉色的霞光,空气里有一种若有似无的面包刚出炉的柔软香气。
        这座小城在那时候还没有完全开发,保留了大部分它淳朴自然的模样。大片的花田,缓缓流动的金色河流,河对岸是一大片郁郁葱葱的树苗,再过去一些,便是与河流近乎平行的铁轨,蜿蜒至远方。
         自己正失神的时候,孙哲平突然和自己说话。他笑笑的问自己:“乐乐,你平时不是话很多吗,今天怎么这么安静。”
         自己正想着怎么回答孙哲平的时候,远方忽然传来轰隆隆的声音。那声音透过地面经过骨骼传至自己的耳朵,像大地的心跳一样。
          是火车开过来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孙哲平站在一块大石头上,用手指拼出长方形的取景框,随着火车驶过的方向慢慢移动。风吹起衣角,潇潇洒洒。
        孙哲平说:“总有一天,我也会背着我的行囊坐上一列开往远方的火车,去很远很远的地方,背包里装满了梦想。”  
        自己看着孙哲平,觉得他说这话时那一刻的笑容真闪亮,比钻石还要夺人心魄,非常动人。
        自己终于不得不承认,自己会喜欢孙哲平那是多么理所当然的事。因为那时的孙哲平,已经渐渐展露出属于自己的独特气质。勇敢、坚毅、自由、不羁、心向远大。
        自己在孙哲平身后,笑着说:“你可不能走,百花还得靠你呢!”
        其实却在心中轻轻的说: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        一个人,一个包,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。
        两个人,同一个梦,也许可以走非常远。

*夭寿啦!!百花战队扛把子正副队长涉嫌私奔啦!!

@( ̄- ̄)@

(昊远)彩虹糖

    *脑洞产物
*内有私设
*OOC如江波涛般澎湃
*我有来宣传冷CP了
*远远可萌了,昊昊也可萌了~~
*舌尖上的昊远第一弹

    邹远有一个没有告诉任何人的秘密。那就是百花战队旁边的小卖部每周三下午都会卖一种彩虹糖,五块钱一包。
        邹远买它是偶然,但最后喜欢上了不假。
        小小的糖果包在彩色玻璃纸做成的袋子里,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袋子用一条粉色的丝带系着,从袋子中望进去,能看见里头红色,橙色,绿色,紫色……的糖豆安静的窝在一起。
        轻轻拿出一颗放在嘴里,柔和的甜味从舌尖缓缓蔓延到胃部,带着让人沉醉的阳光的味道。
        邹远每一次买来,都会把糖认真的分成几份,争取吃到下一个周三……
        可是没有一次如愿,邹远懊恼自己怎么总是忍不住。只好眼巴巴的等待着周三的到来。
         当又一个周三来临,邹远训练完,又溜去小卖部买糖。
        当他小心翼翼的捧着糖袋往回走时,一抬头看到不远处的电线杆下站着一个人 。
        那个人似乎也看到了他,慌乱的左右张望一下,转身就跑,跑了几步,不知道踩到了什么,一下子摔倒在地,狼狈的爬起来后急匆匆又跑了。
        邹远疑惑了一下,也左右看了一下便回到了训练室。
        当他看到唐昊牛仔裤上两团灰时,无语了……这个白痴是怎么知道的……
        算了,他知道也无所谓,邹远这么想着,手下把糖分成几份,计算着怎么吃到下一个周三。
        计划又不如愿,邹远的糖最后是在周一吃完的。
        两天在邹远的眼里是那么漫长,就像一只吃饱了的胖鸭子一般晃晃悠悠慢慢腾腾朝自己走来。
        老天爷好像很调皮捣蛋,故意不让邹远吃到糖。
        当天下午,邹远训练完,刚准备出去,孙哲平队长对他说:“邹远,你留一下,我给你特训一下。”
        之后一整个训练,邹远都心不在焉,想着透明袋子里的糖。想着卖糖的阿姨会不会记得他,专门给他留一包。
        好不容易等到孙哲平队长说:“好了,去吃饭吧。”邹远几乎是蹿出了训练室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当他跑到小卖部时,阿姨告诉他,已经卖完了!
        邹远当时就想哭,垂头丧气的往回走,一抬头,又看见唐昊站在电线杆子下面四处张望,然后又在看到他后跑了,唯一不同的是,这次没有摔。
        邹远仰天长叹:“我这7天该怎么办啊?”
        当他郁闷的回到宿舍时,发现门前躺着一个东西,捡起来一看——彩虹糖!丝带上还挂着一张卡片,上面写着:买多的。
        这么丑的字,一看就是唐昊的。
        邹远笑了,敲了敲隔壁唐昊房间的门,当唐昊一脸装作什么多不知道的神情开门时……
        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番外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邹远:“你怎么知道我吃糖的。”
  唐昊:“我,我也买啊……”
  邹远:“那以后你去跑腿。”
  唐昊:“哼!我就我!”
 

【叶修生贺】仰望立于巅峰的你

   你如神话被后世永记——叶修
  
        我只是你的一个粉丝,普普通通,被汹涌的人潮淹没,低垂着头,一步步踉跄往前。
        我遇到你的那个下午,阳光温柔,手指滑过书页,一字一句的阅读着,脑内慢慢勾勒出你闪闪发光的形象。
        书中的描述轻轻敲打着我的内心,我看到你,在一片耀眼的白光中向我走来。
        我曾因你的处境而悲伤,为你的疯狂而疯狂。
        我也学你一样勾着嘴角说:“如果喜欢,就把这一切当做是荣耀,而不是炫耀。”
        当你又一次站在荣耀之巅时,我站在角落里,看着恍若神坻的你,泪流满面。
        今天是你的生日,在千千万万的祝福中,我又显得那么不起眼,就像刚遇到你时的我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,今天,抛开一切,微笑着对你说:
       “生日快乐,叶修,我永远爱你。”

我们离爱情原来那么近(四)

*ooc严重
*萌冷CP的不容易
*我就是喜欢这一对
*主乐远,伪双花,昊远
*小远最可爱了~~

       “他……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”张佳乐轻轻重复了一遍邹远的问题,“他很倔强,经常咬着牙挺过一些困难,他很拽,别人瞧不起他,他会更瞧不起别人。但他又很温柔,会在你难过的时候轻轻拍你的肩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张佳乐又七七八八的说了很多,到后来,声音越来越低,言辞越来越混乱,最后终于抵不过疲倦昏昏沉沉的睡去。
         反倒是邹远,在之后很久仍是一点睡意都没有,睁着眼睛呆望着天花板。
          他真的有点不明白,为什么生活总会在自己觉得整个世界开始微笑的时候,又给了自己身边的人重重一击。为什么一切都不能像小说一样,平静安稳。
        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张佳乐又变回了那个爱笑,爱闹的前辈。
        “嘿!莫楚辰,这周六的职业联赛你打擂台赛首发,拿不下一挑三,我就把你连人带铺盖扔去食堂帮忙。”张佳乐说。
         莫楚辰挠墙:“滚!老子是牧师!牧师!牧师!一挑三个毛啊!!”
         邹远和唐昊在一旁忍笑忍到内伤,但还是被发现了。张佳乐又指着二人,说:“以为自己是输出就了不起啊,把你们扔到微草,分分钟被方士谦的防风虐!都训练去!!”
        训练就这么嘻嘻哈哈的进行着,只是,邹远细心的发现,张佳乐偶尔会习惯性的叫出孙哲平的名字,然后再硬生生咽回去,改口。
        邹远训练其实有点不专心,时不时瞥一眼张佳乐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嘿!你已经在这里受了5次伤害了,啥情况?心不在焉的。”就在这时,唐昊从一旁探过头来,看着邹远的屏幕,又看看邹远的脸,说,“不开心?那哥们晚上请你吃零食,咋样?”
         邹远看着唐昊亮亮的眼睛,笑的有点傻的脸,突然觉得心情变好了,微笑点了点头,认真开始训练 
       训练结束,两个小鬼趁张佳乐不注意,溜出了食堂。
        冬天的风并不温和,凉凉地刮着脸庞,把唐昊的头发吹的有些凌乱。邹远走在唐昊右边,抬起眼睛打量着这个比他高半头的少年。
        唐昊的侧脸线条很硬朗,带着少年特有的飞扬跋扈,眼睛的形状很好看,是薄薄的单眼皮,正笑的弯弯的。
         邹远看着唐昊,看着看着就笑出了声。唐昊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邹远,说:“我知道自己长得不太好,可你这也太伤人了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邹远笑着摆摆手说:“没有啦,就是突然很开心罢了。好啦,你不是要请我吃零食吗?快走啦~唐昊哥~~”
          这一声唐昊哥叫的唐昊脸一会白一会绿,憋了半天才说:“那就快走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最后两个人一人一块面包,一听可乐,坐在战队旁一所高中的操场上。唐昊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个篮球,正打的开心。
        邹远坐在离唐昊不远的草坪上,眯着眼睛,一口一口的喝着可乐。凉凉的可乐在嗓子里炸出气泡,麻簌簌的。
        天黑黑的,很压抑,邹远慢慢回想着最近发生的一切,缓缓叹了口气,又喝了一口可乐。
         唐昊从远处大喊:“我说,你不要把可乐喝出啤酒的感觉好不好,很诡异欸!”
        邹远看着唐昊,看着他一个小鹿一般的转身,高高跃起,篮球脱手,在空中划出一条弧度落入篮筐,三分。
        邹远突然问唐昊:“唐昊,如果有一个人特别喜欢你,你会怎么办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