橙澄子

最近的摸鱼

P1、2。 二狗小天使
P3。 青玄小天使
P4。 执念小天……呸…表情包

(杜预个人向)收敛

·看什么看!我男人!!
·ooc个人向
·论一个迷妹的滤镜能有多厚
·就一个没有任何意义,毫无逻辑的吹
·(tag第一杜夫人宣布主权,哼)

         夏季的午夜,杜预一个人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,窗开着,没有开灯。

         双手撑在洗漱台上,杜预望着镜中模糊的自己——疲惫不堪。眼下有明显的黑眼圈,嘴角紧抿,汗水浸湿了衬衣,显露出腰肢的线条。

         毫无疑问,杜预是好看的,不是那种女气的好看,杜预更像是19世纪末的意大利,系着黑色领结,西装妥贴,神色优雅的绅士。

        俗话说 “色字头上一把刀”,杜预的的眉眼的确如同折刀,虽平时戴着眼镜,不大显露出来,但当他摘下眼镜,就在这样的午夜点起一支烟时,便平添了几分冷然。

         稳重而不失疯狂。

        这是我对杜预的第一印象,岁月并没有打磨掉他的棱角,而是将他打磨成一把寒光一闪便收入鞘中的刀,岁月只是教会了他如何收敛自己的血性。

         不自觉会去想,杜预学法可能也是因为自己体内犯罪因子的躁动,他内心渴望犯罪,渴望疯狂,渴望黑夜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斯文败类。

        这是我对杜预的第二印象,那种戴着金边眼镜,眼里压抑不住占有欲的形象,虽然感觉这么说确实带了很重的个人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 用玫瑰将自己心爱的人引入深渊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一直认为杜预是那种很喜欢丝绒质感的人,会对一把线条流畅的银制匕首产生xing冲动。杜预的色情,与暴力有关。

         但正如前面说的,他能很好的收敛自己的欲望。在外人眼里依旧是那个微笑如春风的,业绩优异的杜律师。

         回到黑夜,摘掉伪装的面具,黑丝绒地毯,玫瑰与红酒,匕首与鲜血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那个绅士变成了吸血鬼伯爵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小姐们要小心啊!

(全员向)js推理社

·全员向,微cp
·高中生设定(看了tag里大佬的文……突然想写)
·大概是个连载?(这篇先甩设定和开头,逗逼一点,相信我,黑暗风。)

        汀棠高中里,有一个神奇的社团——js推理社。
  
        每天都有小学妹拿着入社申请站在社团门前,脸蛋红扑扑的等着申请入社。

        你问为什么?废话,社员长得帅呗。

        社长高健,高二,著名校霸,学习牛逼品行不端,染一头黄毛,抽的一手好烟,耍的一手好管制()刀具,用小姑娘的话说:痞帅痞帅的~好抓心~~~~~

        副社长杜预,高三,常年学校正装,常年年级第一,斯文禁欲,当年一组摘下眼镜松领带的动图,刷爆学校官网,戳爆少女情怀。

        三把手楚门,高二,全校唯一一个在校服外套白大褂的人,电波神经,脑回路轻奇,成天沉迷钻研稀奇古怪的东西,颓废却被小姑娘说成慵懒。

        之外还有高三的人称刘瞎子和高二的人称蛊先生的校园神秘人物,据说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真实姓名与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 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,js推理社的各位坐在社团活动室,杜预将一叠入社申请甩到高健面前:“女生比例又多了10%,我们这是推理社对吧?还有,把你的腿从桌子上拿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牛郎社也说不定啊……”楚门趴在桌子上瞟了一眼悠悠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 高健漫不经心的翻看着入社申请,腿依旧搭在桌子上,“让我看看看小姑娘们都写的什么,emmm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杜预~我想给你生猴子~~”突然高健嗲着嗓子说了一声,硬生生把刚进门的刘瞎子又吓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 这刚退了两步,就撞上了一个急匆匆跑过来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哎呦!”身影跌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刘瞎子推了推眼镜眯着眼一看(对,我这里设定刘瞎子不是瞎而是高度近视,眼镜度数还不对。)是一个不认识的女同学。连忙把人家扶起来,问:“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谁知女同学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,激动的喊:“你们!你们这里是可以委托任务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……是的……”刘瞎子有点方,“那个,进去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女生点点头,松开刘瞎子,紧紧跟在他的身后紧到了社团活动室,刚进去就听到一个声音说:“哟,老刘可以啊,哪里勾搭的小学妹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刘瞎子白了高健一眼:“滚!人家是来委托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委托?”杜预说着拉过一把椅子示意女生先坐下,“说一下想委托什么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女生慌慌张张坐在椅子上,双手紧紧攥着校服一角,看了看四周,缓缓开口:

        “我叫夏晴之……高一住校,我想说的是我的室友……她叫禄凤,我和她因为入校迟,所以宿舍只有我们两个人,最近,我发现她变得很奇怪。”夏晴之说完深深埋下了头。

        杜预听到这里看了看其他人,发现高健依旧漫不经心的盯着一处发呆,楚门趴在桌子上似乎快睡着了,只有刘瞎子还算认真在听,内心叹了口气。对女孩说:“你那个室友,禄凤是吧,平时是个什么样的人?最近怎么奇怪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 夏晴之看了杜预一眼,又慢慢说:“她平时就不爱说话,很阴沉,但很遵守学校的规矩,只是最近我发现她常常半夜一个人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会不会只是去见男朋友?”杜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刚开始我也这么认为,因为这样的女生还是很多的,后来想想不对,谁家半夜3点去见男朋友啊,人鬼情未了嘛?”夏晴之反驳,“可就在一周前,我刚起床,就发现禄凤的床上直直插着一把水果刀,刀上似乎粘着血液,而禄凤坐在宿舍正中间,面朝门就那样睡着。宿舍的窗户大开,挂着一条红裙子。”夏晴之说完身体开始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 杜预看到,楚门抬起了头,高健眼睛一下子亮了,走到夏晴之身边问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    “然后,我连睡衣都没换就跑去宿管那里,可当我带着宿管到宿舍时,我发现宿舍一切都回复了原样,禄凤睡在自己的床上,什么都没发生一样。” 夏晴之继续说,“宿管说我一定是做噩梦了。我当就没在意了,可最近女生宿舍发生了许多奇怪的事情,例如有人的宿舍门口出现了死猫,有人晾的被单上被泼上像血一样的红颜料,好多宿舍莫名其妙丢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明明已经发生了这么多事,为什么我们没有听说?按理这种灵异事件在学校的传播速度是最快的。”高健继续问夏晴之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这也是我害怕的地方,明明奇怪的事那么多,第二天大家就好像全部忘掉了一样。为什么?为什么我会记得?我好害怕。”夏晴之边说边拿手捂住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会不会是一种集体催眠啊。”楚门这时开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太可能,男女宿舍格局差不多,按男生的话,各个宿舍之间有一定距离,不可能整个宿舍楼催眠,只能一个宿舍一个宿舍来,而且男生晚上睡觉都锁门,别说女生了。你也说过,催眠要听到,看到或接触到。门紧闭着,怎么催眠?敲门声吗?”高健反驳。

         楚门又蔫蔫的趴下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有听到过敲门声……”夏晴之突然弱弱的说,“由远及近,一个宿舍似乎只敲一下。但不是禄凤,那时候她还在宿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楚门又慢慢直起身。“集体催眠是不可能的!”杜预又把楚门按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大概什么时候?晚上几点?”楚门坚强的问道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凌晨2点左右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高健突然开口:“等等,为什么你会知道的那么清楚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废话,那种情况谁敢睡啊……你看小姑娘的黑眼圈。”不等夏晴之回答,刘瞎子就抢着开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不是高度近视吗?怎么看那么清楚,看上人家小姑娘了?”高健冲刘瞎子一挑眉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滚滚滚滚滚!”刘瞎子冲高健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 高健起身拍了拍夏晴之的肩膀,说:“行吧,你的委托我们接了,你先回去吧,我们再商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送走夏晴之之后,高健说:“我们应该从那把刀入手,先弄清楚夏晴之说的血是什么,首先,我是不会相信有鬼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楚门举手:“各位盲生,我发现了一个华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们如何在女生宿舍光明正大展开调查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
·下一章铁队上线。
·(禄凤领便当你们不会介意吧?抱头逃走。)
·一个智商-250的人试图写推理,逻辑什么的……emmmm……大家开心就好!对吧

第493章

辣个有起床气的楚门!可爱死了!

草稿一般的勾线……凑活看看就好了……

溶于江水


其实,我知道那天我要死在禄兴手里……
只是
也许,没有只是……



因为,在他眼里,我们什么也不是啊
一切,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



@八月流火 教你一课,永远不要相信我的甜,除非它真的发出来,哼哼哼哼

深层梦境

那什么,忘了是谁说的了……

绘画过程,只是不想勾线上色了……懒(瘫)


下来画新沪高中,要过程嘛,诶嘿

樱子的梦


月亮说这欢迎回来
那个没有嘴的兔子玩偶
又在唱着童谣了呢
路好像永远走不完
房屋歪七扭八
小小的梦魇又出现在脚下



一直觉得樱子的梦应该很黑童话,画不出来啊……

来自一个明天就要考试但还在浪的人的哀嚎

鲜花配美人



小美人儿~~正值春光明媚,要不要与我一起赏花啊~~
(被打死)

@八月流火 大佬的人设!超好看!我吹爆!



第一次意识到滤镜的好处……

时髦boy高健

才想起来我有个摸鱼……
今天被家母强行扭去听历史课……(听了有鬼)
上课摸的


这个又叫:老子喜欢的,穿不了的衣服,都要给高健套上!

(高健个人向)一个圈

·不要理我,我最近疯了!!
·你信不信我写个个人向都可以ooc!
·简单的脑补了一个画面而已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高健立在拦江大坝上,吸完了一支烟,将烟蒂随手丢进翻滚的大江里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  他在想自己到底要什么……房子、车子、票子、妹子、位子?好像都不是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又从被揉的皱巴巴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烟,叼在嘴里。又摸出打火机,液体打火机已经快用完了,打了好几下才打出火苗,高健用空着的手挡在火苗上,低下头,微微向前伸出脖子,把烟点着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哧——”烟纸发出一声轻微的被点着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把打火机装进裤兜,深深吸一口烟,感受着辛辣的烟尘在自己肺里乱窜,把烟从嘴里取下来,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,将肺中的烟尘又深深地呼出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妈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高健低骂一声,他不知道自己在骂什么,就像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一样……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自己为了那个秀场那么卖命到底为什么,为了给自己的棺材上多镶嵌一圈钻石吗?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可笑的要死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Tell me what I fight for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Tell me what I die for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望着天的另一边,眼里没有爱和怨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这里的所有人都为了利益,比谁爬的远,爬着爬着,就发现自己爬了一个圈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自己来过,爱过,恨过,摔过,败过,最后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圈上,又回到了原点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 一个圈,一个圈,欲望在中心蔓延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烟快要燃尽了,只剩下一点点还在乎明乎暗的苟延残喘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高健有点愤恨的把烟蒂扔到脚底下,拿脚尖狠狠的碾了碾。感觉心情稍微舒坦了点儿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自己被逼着跑在世界的无限,在时间空间里的一个圈里,看不清它的脉络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自己到底想要什么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说自由也有点不对,他好像只是害怕自己的一切被那个秀场抹去而已。那就更可笑了,我TM就是活着,又有多少人知道啊。高健自嘲的想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也许可以把自己的骨灰卖掉,仇人一定会争着出高价的。

        高健低头下头,慢慢的,一步……两步……三步……四步……站到了大坝的边缘,现在眼里是自己的鞋尖和坝底嘶吼的江水。
  
         江城的水……似乎再也没有平静过了呢……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它见证了这一切,发现善恶因果只是一个圈。

         高健望着江水,一分钟……两分钟……三分钟……四分钟……整整五分钟。他转身离开了大坝,背影并不潇洒,高健也不想潇洒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明白自己仍要在这个圈中狼狈的摸爬滚打,那些恨他的人,被他杀死的人,在圈中伸出手向他乞讨生命,他踩在圈的边缘勉强求生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明白自己不是什么绝世英雄,他没有飘飘的白衣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只有风衣被大风刮起扬起衣角的泥。





·终于xjb扯完了……
·突然发现自己没说完……关于这个一个圈的意思,文里说的是社会上围着名利之类的转圈的人,但高健不是,这个一个圈,我大概想表达他的轮回吧……文中不是有说高健的记忆碎片嘛,不知道是前世还是自己经历过忘掉了,明明经历了,却要重新开始,这个糊弄人的一个圈。(大概)